墨墨小可爱

【是不是所有道歉都可以被原谅】

严书_:

·从看完评论或转发点赞的人里抽一人用你乐乎id或者喜欢的曲子写一首薛洋有关的歌或者文。


·占tag致歉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一直觉得有关薛洋的圈子哪怕在外备受诟病,在内我们终究还是所谓的一家人,直到昨天。我宁愿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是愚人节的玩笑,然而后续却告诉我你真的是太天真了。以下所有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不涉及任何人,我也为我说的话负任何责任,如果有人质疑可以找我要聊天截图,为了不误伤其他人和无意干扰到有些事情,就不放截图了。


事情的起因很简单,有人质疑了众筹这件事可能语气不太好但没有什么恶意,撑死了也就是有些嘲讽,然后L在群里说了一些比较过分的话,原话如下:


“策划做东西什么好处都没有,也不出名涨粉,都是为爱发电”


“劝这些人早日脱粉”


“生出小孩被送红黄蓝”


“不出钱没问题,还瞎逼逼的出门容易被车撞”


这些言论是否得当也无需我说,网络言论自由不等于随意谩骂和恶毒诅咒,我向来觉得你可以质疑我但请不要上升到家人和身边朋友的层面,我和朋友看不下去就说了以下的话


“这么说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”


“可以选择不搭理或者讲道理,但是类似于生出小孩被送到红黄蓝,出门被车撞这”


然后有了L的回复,当时就觉得啼笑皆非之后却觉得到底有点难过了,三观这种东西大家自有一杆秤。


“不过分,你不喜欢可以不看”


“他们可以随便捣乱,骂一下就不可以???”


“我不是白莲花,不可能对傻逼宽容”


“网络骂人还管那么多干嘛,又不是真的连累了她的孩子,又没法去现实中杀他孩子。你妈死了这种骂人语不是挺常见的吗,有没真的报复他妈”


而面对我们说的骂人过于过分,她也只是理直气壮的说“我乐意”


后续也不过是不停地说骂他自己乐意,对方活该被骂。


对于这些言论我不知道该怎么评论,只希望L以后好自为之,道不同不相为谋,三观不合呆在一个群里我难受对方也难受,眼不见为净,于是我退群了,关于退群这件事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也不觉得我有什么错。


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,以后也不过我和朋友私下说一说,然而在退群后被群主公告说:


“每个人的处事方式都不可能完全一样,因为一些事情而出现不同的看法是很正常的,如果遇到与自己不符的三观,不能忍受的话还请自行评比拉黑等处理,如果仅仅因为和个别人的争执而选择二话不说就退群,那么还请从一开始就不要加进来了。”


“和79个人中的一个发生争执而选择抛弃剩下的人退出,这个举动有些引人发笑而已。”


关于这个,首先我没有二话不说就退群,从始至终我没有对她有过一个字的恶语相向,最后也只是希望她好自为之,其次三观都不合了我为什么还要留着,以后再起争执?最后本来也不是很熟别谈什么抛弃不抛弃,我没那么大能耐抛弃谁。


这也就算了,却被L说“大概是本来也没多喜欢薛洋吧,也没见退群的人为薛洋做过什么。这个群人家只是随便一加”


这是令我真正心寒的原因之一,从去年六月份入圈以来出了《埋骨泥销》《惘生劫》《降灾》《非我》。


而在4月1日凌晨,我刚发了一条这样的说说来庆祝第六首晓薛晓相关的歌:


“一愿跌进你余生,夜半千盏灯


远处山水一程又一程梦醒至三更


也愿杯酒尚余温,抬头三尺怜此身


眼前月心上人,可否渡我过红尘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吾愿有三》


除此之外手上还有两首歌正在做,一腔热血最后却被指责什么都没做过,我不说我写的东西有多高的质量,但绝对有与之相匹配的热情,或许有人说我蹭热度,只是有那么热度可以让我蹭为什么偏偏要选择一个毁誉参半的人来,不过是喜欢罢了。


之后的事情不想再说,至此出来说话的包括我在内的三个人无一不被骂了,哪怕这样最开始我也没说什么,只是在空间说希望以后天高路远别再遇见了。和朋友笑谈脾气不好遇见一次撕一次也只是说说而已,并没有说过一句过分的话。


后来她说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不好希望我朋友1可以把挂她的说说删了,为了大局我们重新进群,她道歉我朋友1删挂她的说说,表面上一派祥和。而我朋友3却告诉我她退了她的群,从一个群里把她踢了,最后的解释是退群不需要提前和你说吧,我只是清不常说话的人不知道你是哪位大佬,或许这就是我朋友3在转了我的吐槽后而遭遇到的所谓巧合吧。然后是一堆不堪入目的脏话,在涉及到父母被骂后来找我吐槽说要去挂L,然而在此之前朋友3却意外的被她挂了。


一直以来我都是佛系混圈,为人如何自己说了不算,和我合作过的接触过的人明白,说这么多不是为了挂她,不然我也不会连她名字都不写,各方资料都不放,也不是所谓的得理不饶人,更不是出尔反尔换了个地方继续挂,只是想说,不管是不是成年人,请为自己的言行负责,没有谁要莫名其妙的承担你的恶意,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我这样的好脾气。另外在这件事上,群里的人选择沉默不站队我是理解的,但站L的朋友,以后江湖路远,也别遇见了。


最后,你道歉是你的事,我选不选择原谅是我的事,被人打了不是事后一颗糖哄一下就会不疼的,况且那颗糖也没那么甜。